top of page

久違的一步

Updated: Sep 7, 2022

早前沒有特別提及剛過去的韓國盃賽事,並非對港馬遠征沒有興趣,反之當你看到代表香港參賽的是「黃金甲」及「錶之智能」的時候,你會有甚麼感覺?足夠贏馬有餘可能是其中一個選項,或者終於有馬遠征亦是一個選項,但成敗論英雄,看到韓國馬匹順利將兩項大賽盡收旗下,全程無視兩匹香港代表,贏得清脆利落,你會有甚麼感覺。


香港人本位看這兩場賽事,應該有甚麼感受?最低層次當然是香港的泥地水準實在太不堪了,但這是人所共知、馬會表明不會發展泥地賽,有此成績,合理吧!


我更在意的是,為何明知香港沒有發展泥地賽事的條件,還以韓國盃作為遠征目標所在?「黃金甲」以「可能係近年最佳泥地馬」這個沒名份的身份遠征,其實並非過份;「錶之智能」以 G3 頭馬身份角逐,亦沒有貶抑韓國馬水平,但實際結果就係兩駒都只能全程捱打,我們是否真的認為香港二班或草地 G3 的能力已足夠在彼邦的沙地級際賽爭雄?是我們的視野還停留在香港馬匹在韓國稱雄的日子?還是我們正在參與龜兔賽跑的遊戲而不自知?


今屆韓國代表兩勝的賽績,還要將近年在韓國雄霸一時的日本馬壓下去,看來是交了幾年學費後,知道韓國賽馬應走甚麼的路,昨日這個「果」絕對不是偶然,而是知道本身的發展方針後得到的結果。


最後一句,你可以說我馬後炮,但這久違的一步,正正反映我們在馬匹實力、部署思路甚至對東北亞賽馬視野的不足,從而反思以後應該走一條怎樣的路,才可重新與世界(或者只是東北亞)賽馬接軌,而不是劃地為牢,自以為是。


圖片:SCMP




(馬王哥頓 6/9/2022)

29 views0 comments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