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制度崩壞無處不在




潘頓確診需要隔離而停賽,救火隊長布文亦因為成為密切接觸者而缺陣,救火不成兼再有兩名名字響噹噹的騎師缺陣,想不到香港騎師凋零這個課題,來到 11 月 16 日的賽事,真的發生了。


騎師缺陣司空見慣,制度亦不應圍著大牌騎師團團轉,好像騎師被罰停賽,本來就有一個開始及完成停賽的日期,騎師根本無選擇空間,剛過去的日本伊利沙伯二世女皇杯,岩田康誠就因為早前被罰停賽而無緣策騎「大奇蹟」,這是懲罰的一部份。


香港賽馬會就將懲罰扭曲成只要罰夠日數即可的「劃假制度」,結果潘頓的隔離要想盡方法令他可在周日賽事復出,布文亦然。


可以說成彈性安排,人人都可以這樣做,例如弱勢騎師可以選擇在騎師賽及國際賽這類基本上不會有座騎的日子停賽,你旳損失就可以減到最低,至於是否重新將停賽定義,好像一國兩制及五十年不變的定義是否年年日日變,這就變得清楚不過。


人為的制度再後加人為的附加條件,就是變成 rule by law,這是近年香港的寫照,在馬場上其實早已看到了。



豹子膽千二再搏


第一場「豹子膽」季初集中火力在千四米角逐,表現還算不錯,但實際係上名的賽事都對頭馬沒有威脅,看來千四米只係合適而起碼現階段不擅長,今次重返短途卻選擇角逐較少出賽的千二米,是否適應?徐雨石似乎都只是搏一搏,但估計在有態又有檔利下,用到蘇兆輝壓陣怎也是搏殺格,對手看來不太強勁下,期望能夠交出頭馬。



第一場

9 豹子膽

5 誠心所願

6 淺草飛

11 精算赤焰



(馬王哥頓 16/11/2022)



57 views0 comments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