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撼天鐵翼 高不成低不就


2 撼天鐵翼 (H162)(Wings of War)


第九場第三班 1200 米

練馬師 :苗禮德

評分 :78


父系 :Dark Angel

子嗣平均取勝距離 (AWD):8.55 化郎、或 1721 米


這匹 2005 年生、極端早熟的短途快馬,只曾於兩歲時上陣,惟一季內卻出賽多達 9 仗,共獲 4 冠 1 亞,準繩度普通,幸而在關鍵時刻有表現,包括在新市場勝出中央公園錦標 (一級賽),從前奠定種馬價值。自 2009 季度起投產、從未穿梭南半球,2023 年度配種費,盛惠 (每次) €60,000 歐羅的 Dark Angel,已成為愛爾蘭境內其中最受歡迎的一匹種氏,迄今 12 季、在各地共有 1,324 匹子嗣註冊上陣,861 匹晉身頭馬,勝出率約 65%,當中包括 ——


  • 短途王者「巴特殊」、

  • 曾捷至 2400 米的六項美國一級賽盟主「狂牛」(Raging Bull) 、以及

  • 法國一千堅尼冠軍「山竹」(Mangoustine)


等 14 匹海外一級賽頭馬。在香港方面,迄今 21 匹本地同父馬當中,15 駒報捷 (勝出率 67%),不過只剩下 5 駒現役,反之有如過往表現優秀的四捷馬「錶之勝」(T106) 或者「索咖啡」(S258),早已退出競賽行列。


母系 :Futoon (母父:Kodiac)

這匹 2013 年生的愛爾蘭雌馬,在英、法兩地出賽 18 仗,共獲 2 冠 4 亞 3 季,兩場勝仗皆在 1000 米取得,乃屬於英國當地的第五班對壘。 自 2018 年起轉任母系的 Futoon,本帖主角「撼天鐵翼」即為其首胎,其後第二胎亦於愛爾蘭誕下的同父母全弟 Charyn,目前只屆三歲,在英、法兩地 4 仗,未失過三甲,共獲 2 冠 1 亞 1 季, 更於法國取下草地 1200 米的邁松拉斐特 ~ 準則大賽 (二級賽)。


重複血緣 : 4S X 5D Ahonoora

血統參數 (DI/ DI) :[1-1-2-0-0] = 4 / 3.00

TRUENICKS 評級 :N/A

場地性能 :草地較佳


海外表現:


原屬中東馬主沙曼.卡里法酋長 (Isa Salman Al Khalifa) 名下,並由郭誠訓練,縱貫英、法、愛三國,11 戰共獲 2 冠 2 亞 4 季的「撼天鐵翼」(上圖),’21 年九月中,選取逆時針、左轉的英國紐百利,伙伯卻比,列陣只限兩歲馬角逐,直路 1200 米的水車礁石錦標 (二級賽),出閘迅捷,不過早段頗搶口,一度更見人馬角力,勉強扣於馬林中的三、四位,至 400 米柱左右放行、立見反應、逢馬過馬,最後 100 米內終於趕過領前的「侯王將相」 (Hierarchy),惟不出兩步,再被該駒反撲,門前「撼天鐵翼」僅以頭位,力保勝局,亦跟父系 Dark Angel 看齊,寫下同項錦標父子制霸的佳話。


撼天鐵翼 (H162,深藍衫鑲白肩帶 “Epaulets”)

18/9/2021 紐百利 勝出 水車礁石錦標 (二級賽) ~ 全場重播:

(片段來源:RACING TV、視頻密碼:不適用)


至去年七月初,「撼天鐵翼」轉戰法國,選取順時針、右轉的多維爾,易配蘇麥基,列陣直路 1200 米的奧蘭治太子錦標 (三級賽)。此回加戴眼罩的「撼天鐵翼」,出閘卻只一般,早段墮至接近末席,不過搶口情況稍為改善,見 600 米柱,已經開始力策,至 400 米柱再楔出看台邊推進,惟早段失地太多,力追莫及,見負頭馬「嘉樂仕」 (Garrus) 三乘,僅得第三。


撼天鐵翼 (H162,深藍衫鑲白肩帶 “Epaulets”)

10/7/2022 多維爾 奧蘭治太子錦標 (三級賽) / 入位 ~ 全場重播:

(片段來源:EQUIDIA、視頻密碼:不適用)


至去年八月中,「撼天鐵翼」回師紐百利,再配卻比,列陣直路 1400 米的肯格福錦標 (二級賽)。此回除眼罩、改戴羊毛面箍的「撼天鐵翼」,出閘尚可,卻故態復萌,搶口之外、更見昂首,在早段出現兵分兩路的戰況當中,取看台邊 / 外欄的一隊馬、大概七、八位左右跟跑,馬群於 600 米柱開始再度靠攏,同時間「撼天鐵翼」楔回中路發力,卻一度被整排對手關剎前路,至最後 50 米內方再望空,三扒兩撥再上,可惜為時已晚,見負頭馬「小惡魔」 1 ¾ 馬位,再次屈居季席。


撼天鐵翼 (H162,深藍衫鑲白肩帶 “Epaulets”)

13/8/2022 紐百利 肯格福錦標 (二級賽) / 入位 ~ 全場重播:

(片段來源:RACING TV、視頻密碼:不適用)


血統 / 前景簡評:


繼玉龍團體之後,「俾面派對」再有享譽南非馬壇的施德琪女士 (Mary Stack) 加入,不過仍然一樣,無出動本身在南非的「嫡系部隊」,只是從英國,買匹連輸六場、原屬中東富豪名下的棄將,引入香港就算數 —— 打個比喻,就像香港球圈辦外隊、打表演賽,向來「講就天下無敵」,真正到埗就「無能為力」,十次著十一次都貨不對辦,沒有集齊球星「夫添」而來,只派些預備組、副選,應酬你一場半場;「至怕貨比貨」,各位看看上星期的杜拜賽事,完全是相映成趣。人家美國的嘉樂美牧場 (Calumet Farm),帶匹三冠希望「彪型漢」(Tall Boy) 過去,立即贏場阿聯酋二千堅尼,馬主威威、馬場添名,彼此有誠意,結果亦是雙贏局面,何樂而不為? 兩手「玩法」,一高、一低,香港地馬場 (註 #1),卻循「低」一手去做 … 無謂再講。言歸正傳,這匹好歹曾是二級賽頭馬的「撼天鐵翼」,轉三歲後、來港之前,卻一口氣輸到 0:6,在歐洲當地,高不成、低不就,似乎難再進步;唯一可以品評,是從最近一課田泥大閘所見,易手、閹割過後,馬本身的脾性 (temperament) 似有改善,無需要加配備,早段都不再見到搶口的狀況,同時保持到末段的加速力,。總括、預期這匹以 1200-1800 米為首本的自購馬,78 點子的起步評分,首戰還要負至 134 磅,形勢相當不利,除非本身突然再大幅躍進,否則潛在升幅不多,守得住三班陣地,已算交貨,初步前景,只宜觀望。


附注:


  1. 香港馬會在今時今日「要引入外地名牌馬主」,其實是一種極端自降身價的做法。需知道香港可以有賽馬活動的 “Raison d’Etre”,「存在的理由」,賽馬史上最「元祖輩」的一套綵衣 (見下圖),亦曾名震國際馬圈,可以同英、美的威爾斯親王 (Prince of Wales)、大衛.韋達時 (D. D. Withers) 甚至奧古斯汀.貝蒙 (Augustine Belmont) 等相提並論,甚至戰前的美國香煙,都有幫手出「公仔紙」!那現在幹什麼「引入」? 無他,十二個字:時代轉變,人脈不同,親疏有別。






(GC 19/2/2023)

63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