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潘頓莫雷拉的情緒勒索




我們在事情的判斷上,很易受情緒影響,所謂的情緒勒索就是這樣,在莫雷拉因傷休戰及離港休養的時間,我們同情他的遭遇,認為不要在傷口上灑鹽,但那邊廂,只要對事情有較清晰的時序及正常邏輯思維,很容易發現大量問題,但莫雷拉就是受害者,所以還是算了吧。


人來人往本來沒有大不了,他的受傷、離去也是自然而然,只要一聲傷了,作出交代,這就是最簡單又完美的公關行為,但神神秘秘,怪責媒體猜測你甚麼甚麼,彷彿將受害者的角色放到最大,但你所作的從來都不透明,就是有所隱瞞;當然,某些說法的確是過份了,但重點還是你所作的,令事情可以無限發酵,你真的認為自己不用負責任? 不可能吧!


好了,莫雷拉遠離香港馬迷的視野,賽馬還是要繼續,說到一人獨大的潘頓剛戰連贏七場,當日的情緒勒索讓你在下注時只得兩個選項:下注潘頓的座騎或全場不沾手,免得又被他大殺三方,至於那個班德禮又如何? 說到他的發揮不知所謂,偏偏又在他停賽前來一個連中三元,到他起孖之後,你認為尾場的冷門「包裝長勝」還信得過嗎? 你認為潘頓連贏多場熱門後,尾場的大熱門「包裝智能」都是順利勝出? 情緒勒索之後,終局就是你傾向不相信的班德禮策騎同樣是「包裝」系馬匹勝出,潘頓不用平他聲稱尊重的莫雷拉的一日八捷紀錄,這個賽果,完美嗎?


都是一堆疑真疑假的說話而已,只要相信,香港賽馬就是一個這樣神奇的地方,很多事情可以拼湊出來,前提是,只要相信。


精算赤焰巴度補中


第二場「精神赤焰」上周出賽谷中 1200 米時,排檔差而令座騎就算有潘頓策騎都有逾 10 倍分頭,賠率好至通街派錢一樣,結果當然沒有派錢事件發生,出閘後墮退到接近包尾位置,直路走大外疊亦算合理,但既然走到最外疊但潘頓又不是一鼓作氣在最外檔追趕,反而有一刻猶豫在「歐洲導彈」的內外側之間推進,這個有意無意之間的猶豫,加上最後階段沒有「騎死」馬匹,一席點到即止的第四就此交出。匆匆再戰換上當下應該更合拍的巴度壓陣,排檔理想得多兼在開鑼夜戰上名的 1000 米角逐,未交代馬匹不妨再給一次機會吧!


第 2 場

12 精算赤焰

1 友誼至佳

2 吉利大勝

11 銀亮之星


(馬王哥頓 12/10/2022)

84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