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蔡明紹不受罰 美麗配合已存在



都是「金鎗六十」對「浪漫勇士」,但今日上演的香港金盃似乎沒有幾多人談論了,一來看似是單對單的決戰,話題好像沒有幾多,又有應該更加均勢的香港經典盃,在賽事的話題性上已經被比下去。但更多的話題則在賽道以外:政府用偽命題收編馬會控制權、潘頓向首席受薪董事發圍被罰款以外,還有另一宗事件還要跟進,此等事情遠遠都比單一一場賽事重要,甚至是影響深遠。


今次想講講潘頓的事宜。


關於潘頓在社交媒體向首席受薪董事發炮,然後在剛夜賽拍攝到兩人在沙圈見面又有所傾談,跟著就出現這個罰則,同時又有與梁家俊的糾紛的手尾需要跟進,我們很容易就會將潘頓的氣燄受挫、新官上任三把火來描述現時他們的關係,甚至係現時研訊室及董事廂房的控制權誰屬的爭奪戰。


在馬會是管理機構,騎師是獲得香港賽馬會發牌的邏輯下,他們受到馬會監管是合情合理,至於怎樣才是犯規,怎樣的罰則才符合則是相關部門如何運作,就等於 VAR 的設立是令判決出現更少錯誤,但判決始終都由人控制,如何演繹是鬆是緊都已經有截然不同的結果,由這個層面出發,罰你是道理,罰幾多就是人情,就是這麼簡單。


不過,潘頓的說法其實不無道理,問題卻不在於董事的手緊手鬆,而是制度上,騎師由馬會發牌,他們決定只需不足 25 名騎師已可應付賽事,另一方面,賽事編排有限、出外策騎亦要事先通知馬會而又必需有一級賽座騎才可,種種限制都會令騎師策騎數量受限制,假如再用嚴苛的標準判罰,好像蘇兆輝般的無限被罰,都會出現趕客走的狀況。


惟只要留意剛戰尾場「美麗奔馳」在直路上的跑法,用潘頓被罰的那場作為標準,為何蔡明紹連警告也沒有? 由這場賽事看董事小組的演繹,就知道馬會與潘頓提出的質疑已有一點配合,只是潘頓仍需為此前的行為負責,這是一單還一單的事情,不用過於解讀當中潛在的關係惡化。


鋒芒勁露鬥志壓一


第一場「鋒芒勁露」季內減了八分後,上仗轉跑尼泥地突擊怎料遇伏擊,被放順了的路程專家「雙天至尊」殺退認真無運,小休後再瞄準泥地出擊而換上肯定是因為求財而來的薛恩,補中鬥志肯定壓一,對手看來似強非強,絕對有能力補中。


第一場

5 鋒芒勁露

4 樂捉鳥

8 日就月將

11 綠登



(馬王哥頓 26/2/2023)

64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