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賽馬樂土何以淪陷



香港是騎師的樂土,是以往傳媒教馬迷的一些事,高獎金、每周只跑兩天,不用長途跋涉到不同馬場上陣,加上生活水準高、現代化,種種都說明香港是一個理應受到騎師喜愛的地方。


不過,這是美麗的誤會,香港賽馬雖然沒有最頂級榮譽,但有最頂級的投注額,又有最多的投注玩法,結果馬背上的壓力極大,又因為「市場」太細無可避免出現一些跑道以外的潛規則,直接導致的是一些本來騎功了得的,在香港也只成為二線騎師,遠至冼毅力李格力,到杜利萊到李寶利,他們的能力怎也不能是陪襯品,但多跑下就變成好像係神憎鬼厭的人物,最終一個又一個離開,換來現今的陣容卻又好像是馬圈樂見的:冠軍輪不到他們、壞人好事亦輪不到他們,安安份份每季贏十多二十場頭馬,好運的那年贏三十場左右,已經足夠餬口有餘。


壓力無處釋放,無座騎時無法找尋出路,嘉里騎功可能真的一般,但為何在港苦無出路但在澳洲卻可勝出全明星一哩賽,反而在港卻要在剛夜戰才交出今年首捷?是香港的賽馬業界人士集體有眼無珠,抑或他在港有其他任務,所以甘願成為二線也不如的騎師?


假如壓力來自馬場跑道外,是騎師不應受壓的位置,那麼,香港的而且確不是騎師的樂土,戴圖理不願談論香港的事情,嘉里無法在港取得支持,在在都反映了香港賽馬的結構性問題,只有能夠適應香港的遊戲規則的騎師才能生存,至於是甚麼類型?高不成低不就可以,過氣冠軍等退休的可以,雄心萬丈以為可以成為冠軍的,更多的只會消磨鬥志,變成求利不求名的一個個行屍走肉。


是必飛飛配搭加強


第五場「是必飛飛」近仗起用班德禮而上次更轉跑三年未跑過的短途賽,敗陣合理但所負不算遠又有點意外之外。回師千四米配上硬淨得多的巴度,雖然面對一批能力看似不俗的質新份子,但夠忠心的馬季內亦未有多上陣,體力仍佳而有點分頭,贏位兼投值得一試。


第五場

13 是必飛飛

1 逐夢年代

5 馬林

10 寶麗生輝




(馬王哥頓 2/4/2023)

86 views0 comments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