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香港 日本 騎師廢還是教育廢?



有一段時間,我十分不喜歡香港賽馬會所作所為,尤其只集中在投注額身上,同時在管理上的不濟,所以,很多事情都會直接投放這種情感,實際係到現今仍對某些事情不滿,但對於他們以投注額為先的取向,現今的我是不會完全否定,事實在在需財,看見英國賽馬關於資金流向的困擾,更覺工業的傳統重要,同時亦顯示用大量資金維持運作亦同樣重要,只是,作為最低層的投注者,在監管嚴重不足下,是否還要押下注碼在這個機構主辦的賽事,就是另一回事。


所以,我對「先見」再次敗走,然後看到大量說法是川田將雅「廢」而覺得不是味兒。


我是從文化上出發。至於他在直路的發揮,與麥道朗拍住鬥法時被比下去,我是沒有否定他就是較弱的一人。


「先見」是慣性大後追馬,當日沒有幾多馬匹能夠後上制勝,這點一直沒有人提及,人馬在幾個月前的香港盃受困無法上前被罵得狗血淋頭,大家又好像失了憶,馬匹作客又好像沒有人記得,連變化地性能不明亦接近無人提及,種種客觀主觀層面上的問題都好像從來沒有出現,然後就是指馬匹漏閘、中段發力半天吊然後大造文章,這樣對待川田將雅又公平嗎?


我不是大愛包容的人,但他在今仗的努力,起碼我是看得到的,假如當日騎者是橫山典弘的話,我擔保他到直路都未力策啊!


我不是說香港馬迷提出的都不是問題,但在川田認知範圍內可做的已經做到,還有甚麼可以重重的批評他?


我還記得當年莫狄來港客成績差勁,同樣有不少人抨擊他。


有沒有想過這是文化的問題?


賽馬是世界的事情,怎樣發展是每個國家的內務,對港馬發展會牙癢癢,對日本騎師的不濟同樣是牙癢癢,我明白啊,「先見」若起用一位沒有根深柢固的日系文化影響的騎師,早就在香港贏馬啦!


仍要交學費仍要再次確認日本騎師是「廢」,但忘記了騎師都是培訓出來,你看到現今的香港騎師,究竟廢還是不廢?


還不是被教育出來的事情!


輸了一場馬是事實,他在背後做了幾多還是輸了都是一個事實,過程忘記了,結果才是最重要,我也明白,但人生就是這樣。


最後一個問題,究竟是日本騎師「廢」,還是日本的策騎教育「廢」?究竟是香港騎師「廢」,還是香港的策騎教育「廢」?



恆駿之寶評分有利


第三場「恆駿之寶」季初評十九分時贏馬,之後又無法再上,注定長期只能在淘汰評分浮沉的馬,現今只餘二十分與贏馬時相若,評分漸有利,預計賽日大雨連場,此駒唯一在變化地敗走時是季初在不合腳法的田草錄得,賽績難以過信,今在強項作戰,一於再給予機會。


第三場

12 恆駿之寶

5 贏盡天下

7 威望

11 鷹勇猴王



(馬王哥頓 1/5/2024)

65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