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鴻駒變勝驥?愛爾蘭重演!


星期六(30/9)隆尚、新市場跑得如火如荼之時,在愛爾蘭,卻出現一大單「馬場烏龍」。本來無篇幅可以容立,不過,有見香港地部份媒體「少不更事」,在馬經版講《狸貓換太子》,明顯是外行手筆,到不如講「跑錯馬」簡單得多,曉得用《鴻駒變勝驥》,就更加可以引起跨世代馬友共鳴,可以話「一講就明」,本網有責任以正視聽。


「紫碘五號」(INDIGO FIVE)掉包、

代替同主廐侶「萬儷年」(ANO MANNA)先勝出、再被取消資格 ~ 直路重播 (片段提供:Racing TV / HRI)


事緣同日,在愛爾蘭二線馬場基拿利(Killarney),一組普通跑一哩的讓賽,練馬師約翰斐尼(John Feane),原本派遣「萬儷年」(ANO MANNA、暫譯)出戰;豈料馬房中人,在出發前已經出岔子,將另一匹相貌近似的「紫碘五號」(INDIGO FIVE、暫譯),誤認是「萬儷年」,無再核查之下,就拉上運馬車,其後到馬場上鞍 > 出沙圈 > 起步 > 一直取勝而回,關關過、無人手察覺,直至過終點後 20 分鐘,出現抗議,馬場董事研訊後,才發覺掉包,立即取消頭馬資格,場內 + 外圍彩池都要回款。舊橋段、新演繹,這跟 1981 年 10 月 3 日,同樣是星期六,香港快活谷日馬的《鴻駒變勝驥》事件,如出一轍。

1981 年 10 月 3 日,香港快活谷日馬的《鴻駒變勝驥》事件,曾經成為港聞頭條。

(網上圖片)


當日第五場賽事,#9「鴻駒」跑第七,再輪到第七、八場馬匹,要從山光道馬房牽引落馬場時,負責牽引第七場 #3「勝驥」的馬伕,才發現「勝驥」已經在第五場,被錯誤充當「鴻駒」出賽,注額如樣要退回,當時既成為香港報章頭條,亦被外國通訊社轉載。今次事件,相信只無意之失,相比起七、八十年代,兩單震驚英美馬壇的《FLOCKTON GREY 騙案》以及《CINZANO 掉包案》,一代烏拉圭三歲王,在貝蒙園「當替工」跑標售賽大勝,講手法完全是兩碼子事幹;無論如何,今時今日,在愛爾蘭,或許尚有類似漏洞,在英、美、加等地,機會就微乎其微,皆因自 2017 年之後出生的純種馬,身份證明已經數碼化,全部都要在頸下皮層,殖入身份晶片(The Jockey Club Identification System / Microchip [TM]),監場董事、獸醫等,賽日駐守沙圈,運作上就同在超級市場「收銀」無異,一個掃描器(scanner)在手,在每匹馬的頸邊一「掃」,身份資料立即顯示,再同電腦數據庫核對,有誤差就立即勒令退出,未出跑道,已經把好關,避免了超過九成的人手錯誤。

(Gallant Chief 30/9/2023)


69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